古典工艺拍下新鲜蔬菜

编辑:袁千禧 翻译:Perry   2017-07-01 02:05:50

摄影师杰里·斯帕尼奥利复兴了摄影界最为古老的工艺之一——“达盖尔摄影法”,并将此工艺运用在当代拍摄项目上。现在,博物馆也对这类作品格外留意。

长的疣状橙色影葫芦

杰里·斯帕尼奥利 Jerry Spagnoli 1956年出生于美国纽约,以拍摄“达盖尔法”摄影作品而出名。他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接触“达盖尔法”。jerryspagnoli.com“Jack-Be-Little”南瓜

如同其他许多在纽约工作的摄影师一样,杰里·斯帕尼奥利(Jerry Spagnoli)拥有一间自己的摄影工作室,用来拍摄肖像和其他摄影项目谋生。但和其他摄影师不同的是,他的照片是用一种古老的摄影方法——“达盖尔银版法”完成的。

古典工艺的市场潜力巨大

正如19世纪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张照片,在21世纪,斯帕尼奥利用附有银涂层的铜板制作图像,并运用他创造性的手法优化了“达盖尔银版法”的工序,这也让他成为了古典工艺“高级俱乐部”的会员之一。而此“高级俱乐部”的会员们,都是对古典工艺热衷的先锋们,包括摄影师莎莉·曼(Sally Mann)以及艺术家查克·克劳斯(Chuck Close)等等,他们都因使用那些已经被人遗弃的摄影方法进行创作而被人们熟知,他们曾使用的古典工艺包括铁板照相法、火棉胶工艺以及碳印等。

“在优化古典工艺的过程中,我其实面临了巨大的挑战。我认为任何一个用古典工艺创作的人,都会对古典工艺创作的同类作品怀以崇敬之心,因为只有真正做过的人,心里才会清楚做这些有多难,这真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。”

新的摄影技术对植物有了新的观看方式

去年秋天,斯帕尼奥利在纽约的霍华德·格林伯格(Howard Greenberg)画廊策划了一场关于古典主义先锋作品的展览。在此前,他刚刚收获了他15年坚持用“达盖尔银版法”拍摄植物的成果。 由于他对摄影进行了全新的再创造。艾米·古德曼(Amy Goldman),这位世界一流的植物保护学者和他一同完成了一本用“达盖尔银版法”拍摄的精美植物画册,他们拍摄了南瓜、甜瓜、白菜和一些其他根茎类植物,在这本书上可以看到丰富的植物纹理。

我对斯帕尼奥利说他的照片让人们对蔬菜有了全新的认识,但他对此似乎并不惊讶。“我觉得用‘达盖尔银版法’拍摄蔬菜,强调了植物的其他特征。”他说道,“很多人觉得蔬菜是郁郁葱葱的,但‘达盖尔银版法’将他们表现得更具形式感,让他们有建筑般的质感。它们虽然因此看上去并不会让人有食用的欲望,但却呈现出除了食用功能以外的其他丰富的质感和意义。”

早前,斯帕尼奥利就和艺术家查克·克劳斯一起拍摄了引人注目的自拍肖像作品,以及从正面和背面拍摄裸体人像。他也因此树立了自己的名声,但拍摄植物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挑战。“对于一些特定的作品,为了得到大景深效果,曝光时间将会变得格外长:有时会达到45分钟甚至90分钟。”他回忆道,“在一定情况下,我发现有些物种很难拍摄,即便你再努力,即便他们固定得很好,它们在长时间的曝光过程中自身也会凋谢或移动。”

正如古德曼的植物必须随着时间适应工作室的气候和土壤,斯帕尼奥利也需要适应并改变他的拍摄方法。他开始用8X10英寸大画幅相机拍摄,用负片来制作正片,并用正片来制作“达盖尔银版法”照片。这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拍摄可能性:现在他可以去古德曼的花园里拍摄生长在土壤中的植物了。 而不是古德曼将植物从纽约偏远的郊区送到他位于曼哈顿的工作室。

如同斯帕尼奥利所见,“达盖尔银版法”没有理由被世人所遗弃。“我曾经为此纠结过5分钟,但后来我意识到,‘达盖尔银版法’作为一种媒介的非凡之处是其观看方式。你有一块打磨好的银板,它像镜子一样会产生虚拟的图像。这意味着,如果你看着镜子,你会出现在镜子的后面,而你不会看到你自己出现在镜子表面。这便是产生全息效果的方法,实际上在镜子的表面附有一层图像,而在镜子深处也有影像,也就是它有两层影像。如果你可以制造一张正片用于制作转印‘达盖尔银版法’照片,这才是完整意义上的‘达盖尔银版法’,而只在金属板表面得到图像并非是它传统意义上的样子。”

随着蔬菜项目的进行,斯帕尼奥利变得对创作小心翼翼。为了避免用同样的手法拍摄所有东西,他深入学习了摄影史。查尔斯·琼斯(Charles Jones)和爱德华·韦斯顿(Edward Weston)的作品显然是激发他灵感的源泉,他也汲取了曼哈顿最著名的拍摄犯罪现场的摄影师维加(Weegee)的作品。“当我在花园里拍摄鸡的时候,我将自己想象成维加,并用闪光拍摄,这让拍出来的鸡非常有罪恶感。”

从他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极深和极浅两种背景的偏爱,因为这解决了“达盖尔银版法”固有的问题。“用这种方法拍摄,暗部的细节损失得很快,如果你希望得到清晰的边缘,你必须要用与主体相反的颜色来映衬画面,但得到连续的灰调是很难的,我的这种方法得到的效果是这样的。”他说道,“我看到过其他人不用极端颜色的背景,会让画面变得很“平”,这也是个问题,你必须要权衡其中的利弊。我认为让画面变“平”会失去它的戏剧性。”

通过利用白色的背景,斯帕尼奥利便可以得到在“达盖尔银版法”中偶然才会出现的称为“负感作用”效果的蓝色影调。同时利用黑色背景,他可以得到更为显著的3D立体效果。“黑色看起来似乎不存在,图像本身像是浮现在黑色影调之上的。”他说。通过看他黑色画册封面上闪烁着银色光泽的物品,这种效果并不难想象。

数码摄影也是一种“古典工艺”

随着数码技术的进步,越多越多的胶片从市场上消失了,包括为他提供“达盖尔银版法”完美效果的那款胶片。斯帕尼奥利决定顺应新时代的潮流,试图发明用数码照片转印为“达盖尔银版法”照片的技术。“我会用数码相机进行拍摄,并制作恰当大小的照片打印出来。”他说道,“而诀窍则在于选择正确的纸张。纸张表面必须是磨砂的,以便于配合我的布光,黑色和白色所能达到的深度和亮度也必须达到我想要的反差。就如同有人用数码照片来制作铂金影像,这是一种非常复古的手法。”

但引入数码创作并没有使整套拍摄的工序变得简单。为了制作满足他要求的水准的银板,斯帕尼奥利从位于新泽西的金属板工厂订购了被打磨成镜面的铜板,这些铜板已经被切割成适当的尺寸,并且表面还经过额外处理,去除了全部的凹痕。之后他把这些金属板送到位于阿尔布开克的镀金加工厂,将银镀到铜板表面,最后再寄回到他位于曼哈顿的工作室里。

即便这样,全部的材料和处理工艺的费用也没有听起来那么昂贵。“一块完整银板的造价约为100到150美元,一块板可以用很多次。如果你对拍摄效果不满意,将表面打磨掉就可以再次利用了。在我制作‘达盖尔银版法’照片之前,其中我的一个摄影项目需要大量的黑白打印照片,造价同样不菲。而且在过程中你会扔掉很多废弃的照片,因为那些照片不够好,于是你就要投入更多的钱打印新照片。所以相比于那些苛求细节的摄影项目,‘达盖尔银版法’并没有那么昂贵。”

斯帕尼奥利认为或许我们处在摄影发展的转折点上。“我觉得数码摄影在一定程度上是为摄影史上增添了一个符号。”他说道,“数码摄影让所有人清晰地、回顾性地了解了摄影是一种技术,当你回顾历史,会发现任意一种技术都成了古典工艺。如果你拥有一部徕卡相机,装上柯达Tri-X胶片拍摄,这便是个历史性的过程。”

“并不是说视觉语言会停止发展,但数码摄影将会成为不同表达形式的转折点。”斯帕尼奥利建议道。“这可能会转变为一种与摄影本质截然不同东西。它会更像视频,并将电脑作为呈现平台而非纸质打印。这告诉我们,没有什么媒介可以真的成为当代艺术,直到其失去了它全部的普世功能——我认为今天,摄影便游走于这种边缘之上。”

韦尔蒂皱叶卷心菜所有图片来自《丰收传家宝》

《丰收传家宝》(Heirloom Harvest),作者:艾米·古德曼,杰里·斯帕尼奥利,由Bloomsbury出版社出版。更多信息请访问:bloomsbury.com。杰里·斯帕尼奥利作为策展人,于2016年10月举办了名为“一种新的、神秘的艺术:现在艺术中的古典摄影法”( A New and Mysterious Art: Ancient Photographic Methods in Contemporary Art)的展览,地点Howard Greenberg画廊,纽约。年度达盖尔法协会会议同期举行。

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古典工艺拍下新鲜蔬菜